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一类 产品二类 产品三类 产品四类

为给大18岁患癌同居女友治病 乐山男子诈骗医保

时间:2019-07-07 10:21 作者:admin

  为了给患癌症同居女友喻桂芬(化名)治病,他找人办理了虚假的住院手续,骗取医保基金3.7万余元。女友去世后,他再次骗保准备归还治病欠债,不料被识破。6月3日,四川乐山沙湾警方在重庆将犯罪嫌疑人刘池青(化名)抓获。目前,他已被取保候审。

  而这起骗保案的背后,却是一段相差18岁的“爱情故事”。近日,记者对话当事人刘池青,一方面他为自己的法律意识淡薄铤而走险而追悔,另一方面,他并不后悔曾爱过喻桂芬。

  事发

  报账资料公章露马脚 男子涉嫌骗保被抓获

  今年3月14日,乐山沙湾区医保局一名工作人员报警称,此前在审核异地住院费用单据时,发现沙湾区龚嘴镇女子喻桂芬和其丈夫刘池青有骗保嫌疑。

  事情要追溯到2016年12月30日,刘池青拿着一沓资料来到沙湾区医保局报账。资料显示,喻桂芬于当年4月2日至18日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不过工作人员在随后的审核中发现,其发票、出院证、清单等资料上所盖公章并不完全一致。

  公章露出了马脚,医保工作人员庚即对刘池青和喻桂芬二人递交的过往报账资料展开进一步核查。通过向医院回访核实,喻桂芬因为患肺癌晚期,先后于2015年9月、11月在医院住院三次,两人前来医保局正常报销了这三次的住院治疗费用。

  不过,两人第四次报账显示的时间2016年1月5日至17日,其并未在该院住院治疗,但是已经成功报账37025元。此次系第五次申请报账,涉及金额6万余元,但从资料上显示的住院时间看,喻桂芬也同样未在该院住院治疗过。

  随后,医保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刘池青,他承认了喻桂芬最后两次并未住院,并称钱已经全部用于治病花光了,等有钱了再退回来。之后,医保部门又多次与刘池青联系,但是电话均无法打通,只好报警。

  经过前期侦查,警方发现喻桂芬已于2016年4月20日去世,而刘池青大多数时间一直待在重庆老家。今年6月3日,民警在重庆将刘池青抓获。

  缘起

  相差18岁的“爱情” 为治病铤而走险骗保

  6月6日上午,当民警在看守所对刘池青再次进行提审时,民警告知他家人已经帮他退还了37025元的医保基金,将为其办理取保候审时,他禁不住掩面失声痛苦。

  据刘池青介绍,2011年时,24岁的他在网上和42岁的喻桂芬认识,在聊天中,他得知喻桂芬的婚姻生活非常不幸,第一任丈夫在女儿刚出生不久后就因车祸意外去世,而第二任丈夫因病则长期瘫痪在沙湾老家。

  “一方面出于对她的同情,另一方面也因为她十分善良,最后我们走到了一起并同居。”刘池青说,他对喻桂芬是真爱,两人还生下了一个儿子。但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喻桂芬查出了肺癌晚期,他将其带回了重庆老家的医院进行治疗。

  据刘池青交代,为了治病花了很多钱,还欠下很多外债,喻桂芬为此一直很内疚,后来喻桂芬给他一个“中介”的电话号码,他联系后花了3000元办理了一套假资料。在第一次成功骗得3.7万多元后,他先取出了一部分钱给喻桂芬买药治病。

  遗憾的是,不久喻桂芬就去世了,刘池青又取出一部分钱为她料理后事。“在她去世前,她说对不起我和我的家人,儿子还小,还欠下那么多外债,让我再去骗点医保出来还账。”刘池青承认,当时他的确也有私心,想再骗点出来还债。

  据刘池青交代,第五次申请报账的资料是在喻桂芬去世前就办好了,但是他内心挣扎犹豫了半年多,“当时毕竟她人都已经不在了,再拿资料去报账也很害怕被识破,直到(2016年)12月30日,我才拿着资料去医保局申请。”

  对话当事人

  网上相识 他爱上大18岁女友

  记者:你和喻桂芬是如何认识的呢?

  刘池青:2011年的时候,当时我在重庆老家打工,跟朋友合伙买了一辆大车,拉石头跑运输,后来生意不好便没做了。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在QQ上认识了喻桂芬,是我主动加的她。

  记者:当时知道她比你大18岁吗?

  刘池青:一开始我们就简单地聊聊,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年龄,我24岁,她42岁。当时她还在四川乐山沙湾老家,后来她去新疆摘过棉花,去北京餐厅打过工,我们聊天一年多,一直在QQ上保持联系。

  记者:在聊天中你们产生了好感?

  刘池青:是吧,我们两人都互有好感,但是最初我也不敢有多的想法,一是确实年龄差距有点大,二是我也没结过婚。通过聊天,我也知道了她十分凄惨的命运,她第一任丈夫在女儿刚出生不久后就因车祸意外去世,而第二任丈夫比她大10多岁,现因病长期瘫痪在家。

  记者: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刘池青:2013年春节,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来重庆玩了几天,后来我们又一起去了她的沙湾老家。当时我就觉得她操持这个家太恼火了,同情她的遭遇,同情她的家庭,就想帮助她把这个家撑起,决定在一起。当时问了她的儿子和女儿,他们也都没有意见。

  两人育有一子 还带着女方的瘫痪丈夫

  记者:这样的感情外界压力应该很大?

  刘池青:肯定大啊,外面舆论的压力、双方年龄的差距、自己父母的反对、对方姊妹的质疑……这些我心里都非常清楚,也都考虑过,但是还是下定了决心。很简单,我就觉得她这个人很善良,感觉她与世无争,最重要的是我们有感情。

  记者:你们在一起她丈夫怎么办?

  刘池青:2013年5月,她怀了我的孩子。那时她那边的一些亲戚还是不理解我们,她怕我被打。两三个月后,我们就从沙湾老家搬到了五通桥区牛华镇租房居住,当时是把她瘫痪的丈夫也带了出来,还有他的儿子一起,我一边上班一边照顾他们。我们办了婚宴,但是没有扯证。我把我的父母说服了,他们才同意。

  记者:你知道她这行为涉嫌重婚吗?

  刘池青: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考虑过。我们想过让她跟瘫痪丈夫先离婚,他们再名正言顺地结婚,但是男方亲戚都不同意,生怕把他扔了不管。此外,我们也去民政咨询过,她丈夫瘫痪在家的情况下,离了谁来管,民政也不支持离婚。

  女方患癌 他铤而走险骗取医保

  记者:她是好久查出来癌症的?

  刘池青:大概时间是2015年6月,她查出了肺癌晚期,确实太打击人了,真的觉得她的命有点苦,我们的孩子才一岁多。查出来可能半个月,我决定带她去重庆治疗,当时问她瘫痪的丈夫是否愿意一起去,他说年纪大了,要落叶归根,想回沙湾老家去,最后老家的亲戚把他接回去了。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治疗?

  刘池青:家里人有劝过我放弃,并不是不想治她,这是癌症晚期,治疗费是个无底洞,最终也难逃一死。但是说实话,我没有想过放弃。一来我们有很深的感情,二来她是我儿子的妈啊。她多活一天,我就多爱她一天,她也给孩子多一天的母爱,我不可能丢下她不管啊。

  记者:后来怎么想到骗保的?

  刘池青:为了给她治病,花了大概一二十万,还欠下很多外债,她为此一直很内疚。有一天她给了我一个中介电话号码,我联系后花了3000元办理了一套假资料,第一次成功骗到了3.7万多元,先取出了一部分钱给喻桂芬买药治病。但是,没想到不久她就去世了,我又取出一部分钱为她料理后事。

  记者:在她去世后为何还要再次骗保?

  刘池青:其实,那次申请报账的资料是在她去世前就办好了的。在去世前,她说对不起我和我的家人,儿子还小,还欠下那么多外债,让我再去骗点医保出来还账。当时我的确也有私心,想再骗点出来还债。但当时毕竟她人都已经不在了,再拿资料去报账也很害怕被识破,内心挣扎犹豫了半年多,直到2016年底,我才拿着资料去医保局申请。

  记者:你现在的婚姻状况是?

  刘池青:去年夏天我又结婚了,对方离异没带孩子,今年春节给我生了个儿子,现在4个月大。我跟她(喻桂芬)的儿子已经5岁了,我带着的。

  记者:回过头来看,你后悔吗?

  刘池青:只怪自己法律意识太淡薄了,当时也存在侥幸心理。要是我坐牢了,现在两个孩子怎么办?我真的很后悔,不该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不过我曾真爱过她(喻桂芬),这点绝不后悔。如果能被宽大处理,以后我一定会遵纪守法,好好生活。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顾爱刚

上一篇:乐山一家三代4口人死在自家化粪池 疑似沼气中毒

下一篇:没有了